回到台灣幾個星期了,前兩天終於有了時間去看了部電影「看見台灣」,台灣的美麗與哀愁,在歷時1小時33的影片裡,表露無遺台灣的痛,不僅外在環境的破壞,亦是文化形象的崩解。有些人,用行動、用文字、用影像,像齊柏林一樣努力的保護臺灣的美,像台灣原聲學校馬彼得校長一樣努力地企圖讓全世界看見台灣。然而近日來許多食品安全、化學物料或是工廠製造等層出不窮問題就像1987年的電影「致命的吸引力」(Fatal Attraction)中開了花的雨傘般再再重創了台灣的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形象……

 

 以下文章轉載自peopo公民新聞:https://www.peopo.org/news/224943

 

 

你『看見臺灣Beyond Beauty - TAIWAN FROM ABOVE』了嗎?

 

 

 
 昨天偷空去華那威秀看了齊柏林的『看見臺灣』,深受感動!其中唯二提到的人名是灣寶洪箱女士和穀東俱樂部的賴青松,是好奇寶寶耳熟能詳的臺灣之光之二。臺灣環境議題環保團體呼喊的二十多年,齊柏林一舉就打動到臺灣民眾的心。而他是個因緣際會進入到公務體系的業餘攝影師,經由公務磨利了專業攝影技術,最後在公務生涯的最後三年,竟然能放棄到手的退休金...

李偉文:『我歎口氣:「齊柏林原本也以為買專業設備是場遙不可及的夢,不過當他在搜尋研究時,發現若從國外租借這些器材與攝影師,在台灣拍攝一星期的話,大約要花三百萬元,他認為三百萬還籌得出,就租了。想不到那一星期有四天都刮風下雨,沒辦法拍攝,讓他緊張得要命,幸好最後二、三天氣候狀況還可以,多少也拍了一些。這是在2009年莫拉克八八風災之前,想不到之後有機會時他再上天空一看,嚇壞了,許多美景因天災都不見了,人在自然災害之前,是非常卑微渺小的,何況有些山林被人為濫墾濫建之後,更無法抵擋這些極端氣候的影響,也因為看見台灣有太多地方有著過度開發的問題,他有種跟時間競賽的壓力,也促成他做出最戲劇化的決定。」

AB寶同時張大嘴:「哦?什麼決定?」
我感佩的說:「齊柏林當時已擔任二十二年公務員,只要再等三年,滿二十五年就可以退休拿終身俸,可是他放棄了這條安穩的路,並且把父母留給他的房子拿去抵押貸款,買了這套三千萬元的設備。」
A寶說:「可是影片宣傳說花了九千萬啊?」

 

  我回答:「是啊,因為還加上拍攝時需要租直昇機,直昇機飛行一小時就要十多萬,有時候上了天空若是氣候不好就沒有辦法拍,或者臨時遇到空軍訓練或演習實施飛航管制,那麼幾十萬就白白浪費了。所以拍攝三年下來,所花經費大約九千萬元,幸好這些費用有許多關心台灣環境的企業贊助,才能夠留下這部難得的影片。」』。。。

 

摘自:李偉文部落格的文章: 

一些關於「看見台灣」的故事 2013-11-01 08:36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維基百科的介紹

https://zh.wikipedia.org/wiki/%E7%9C%8B%E8%A6%8B%E5%8F%B0%E7%81%A3

《看見台灣》(官方英語片名:Beyond Beauty - TAIWAN FROM ABOVE)是由台灣空拍攝影師齊柏林執導的一部紀錄片。自1997年《京都議定書》公布以來,世界各國針對環境、生態的相關電影陸續發表。而台灣終於推出第一部在戲院上映,以全高空拍攝的畫面,講述台灣環境現況的電影。齊柏林在2009年八八水災後,俯瞰殘破的台灣,下定決心抵押房子又借錢籌拍,呈現「新台灣土地故事」。拍攝時間約3年、飛行時數400小時,拍攝成本約新台幣9千萬[1][2],為台灣電影史上耗資最高的紀錄片,並於2013年第五十屆金馬獎中榮獲最佳紀錄片獎[3]。
從高山、海洋、湖泊、河流、森林、稻田、魚塭、城市等景觀,我們看見台灣是如此美麗,但也看到各種環境面對人們的開發而造成的改變、破壞和傷害。土地累積了一道道的疤痕、海洋沉澱了一層層的汙染。透過各個不同主題章節的串連,我們化作飛鳥,一起看見台灣,一起去看這個島嶼的美麗與哀愁。

@@@@@@@@@@@@@@@@@@@@@

習慣於擔心的升斗小民,一定很難理解齊柏林的決定,將來如何養老呢?但是齊柏林此舉讓他在台灣歷史上流名!沒有人能忘記這樣一個執著的傻子!看到影片最後密密麻麻參與製作的人物及捐款贊助人士,鉅細無疑的記載著參與的人員,連合唱的聲部名單也在內,雖然字體太小,看不清楚,長串的白色字體名單在藍天的白雲下流淌,我一度出聲抗議都是白色,怎看的清楚,但是也許就是為善不為人知,特地用雙白來顯現?在電影上映最後,沒有人離開,靜靜的看著白色的字幕,在白色的雲朵中昇華。。。

好奇寶寶上到齊柏林的阿布臉書上看到一則感人的幕後花序:馬彼得校長提到他

。。。帶著小朋友到香港去,別的隊伍都拿著那我們什麼都沒有。。。我只要有機會就要弩力行銷我的國家。所以就將國旗偷偷的背在背包裡,在玉山頂上導演說要拍最後一次了,我就叫小朋友趕快將國旗從背包裡拿出來,在玉山頂上揮,只是很單純的希望別的國家也能知道這是我的國家。。。這部片子給我很多的省思,如果你愛臺灣,就要看這部片子!。。。

《看見台灣》幕後花絮 - 原聲馬彼得校長推薦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vcUV1IJKWME

 原來最後的國旗是脫序演出的亮點:

和之前看到的報導:

劉克襄/看見與看不見的台灣

【聯合報╱劉克襄】
2013.11.21 03:13 am

http://udn.com/NEWS/OPINION/OPI4/8309809.shtml

以前看軍教片電影,國旗在結尾出現時,也會覺得惡心,可是「看」片裡也展現了不同的情境。當一群原住民小朋友爬上玉山頂唱歌,最後一起揮出小國旗,製造高潮時,很多人又流淚了。

一部電影的最後以國旗結尾,不讓您覺得濫情,那也不只是電影的成功。裡面一定還有更大的啟示。我很了然,那是大家對這塊土地的愛護,已微妙轉移到對這面旗子的認同。這個認同不是運動競技場上的國家意識,或者是對抗某一外來力量的民族情緒。而是在關懷生態環境下,激發出來的家園情感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《看見台灣》 臺首部空拍紀錄片 中央社影音報導
http://cnavideo.cna.com.tw/Misc/Latest/Video-1/004318900?v=In4ZjPAlsFLVj9t9Xk7NCw%3D%3D

如果你沒有認真了解過台灣,這片生長的土地,不妨先進戲院看看這部「看見台灣」。他是齊柏林,空拍攝影師,拍了20幾年台灣,有一天,他將自己的作品,集結成了一部屬於台灣的記錄片。.....

好奇寶寶想要觀察的是:少數握有權柄的人士,能重新省思他們的『環保誤國論』嗎?

【荒唐的「環保誤國論」,是在中國北京的「老闆」要他說的】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BhOEwmiSLmo&list=PLrIkM2r8Onuug_dlorkzO1kQuhgYHalgG&index=1

 相關報導

1. 11/3無名氏分享園區分享了李偉文部落格的文章: 

一些關於「看見台灣」的故事
2013-11-01 08:36

http://blog.chinatimes.com/sow/archive/2013/11/01/8212956.html

2. 從域望解讀慾望 齊柏林空拍美麗島

http://www.searchouse.net/op/inspiration?id=113

3. 【荒唐的「環保誤國論」,是在中國北京的「老闆」要他說的】

發佈時間:2012年12月06日
【荒唐的「環保誤國論」,是在中國北京的「老闆」要他說的】
文/台灣生態學會 蔡智豪秘書長
2012/12/6
今天(12/6)在立法院由田秋堇、邱文彥、劉建國、蘇震清、林岱樺立委國會辦公室與­眾多環保團體舉辦的「如何落實產業升級、環境永續之平衡發展公聽會」,發起此公聽會,­起因於經濟部於下週12/10、12/11要舉辦第一屆產發會議,議題重點將討論產業­開發所需的水資源、土地資源、及環評的問題。
公聽會中,環保團體分別由陳椒華教授、張子見教授、葉光芃醫師、許立民醫師、楊澤民博­士、林進郎先生、施月英總幹事、蔡智豪秘書長、謝和霖秘書長、黏麗玉女士...,論述­有關環境總承載量、水資源、汙染問題、環評問題、健康風險...,目的希望讓與會的經­濟部、環保署、衛生署的官員,了解台灣的環境已難以負荷高汙染、高耗能、高耗水的產業­。
但荒唐的是,會議中「台灣區石油化學工業同業公會」謝俊雄總幹事發表「環保誤國論」,­他表示,在台灣他若不講「環保誤國」,他在北京的「老闆」就會炒他魷魚,他怕丟掉工作­,所以他今天一定要發表「環保誤國論」。
以下是謝俊雄總幹事的發言:
「我舉幾個例子,大家都講到國光石化,但大家話只講一半,甚至只講1/3,什麼國光石­化不蓋替社會成本節省一千三百多億元,但陳椒華教授你為什麼不講『我們投資人花了五年­的時間,浪費了五億以上的台幣。』這對國家難道不是損失嗎?再說現在經濟不好,『 GDP保1』,如果國光石化順利生產,它的產值一年1%(GDP),這不就是『環保誤­國』嗎?
再舉個例子,大家禮拜天到淡水去玩,這條路上常塞車,塞車在裡面浪費時間、浪費燃料、­排放的廢氣,對環境造成很大的威脅,為什麼環河道路無法開發,這是因為環保抗爭的關係­。
我再舉很重要的例子,大家去看看印尼、菲律賓。這些國家一片綠油油,印尼全國一萬多個­島嶼,就為了環保的主張。為什麼他們的子弟要到台灣來做3K產業,為什麼要到台灣做辛­辛苦苦的監護工,賺取微薄的薪水,原因很簡單『他們圖有環保,沒有開發』。
剛剛田秋堇立委提到北歐的例子,我也同意主席(田立委)的看法,但台灣今天如果有北歐­這樣的環境跟條件,我們都不用去做工了,他們(北歐)的天然資源、高科技、開發程度高­,讓他們國民所得享有五萬美元以上。
我強烈建議經濟部建議立法院修改〝環評法〞,因為台灣是全世界唯一『環評可以否決重要­開發案的國家』。」
當我聽完財團代表所講的環保誤國論時,全身冷顫發麻,因為台灣的環保團體要面對的是幕­後在中國北京那操控的黑手。這樣的情形亦如日前楊澤民博士的分析「台灣政府近年的發展­,似乎為迎合中國,要將台灣發展成『中國的離島工業區』,為中國集中管理高汙染的石化­業、煉鋼業、晶圓產業。」
如果「善」是人類存在的最後價值,我實在不願相信,今天聽到的「環保誤國論」,是從人­的口中說出的,若上天眾神有知,祈求上天能渡化這群「拚經濟」的權貴份子,讓他們「改­過向善」,真正來為子孫開創永續的未來。

 

PD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